魔王子快渡我!!!

爱导致腐朽

PS:很久以前的短篇,搬过来。大概AU吧这设定。

 

2014年12月25日,我呆在这里的第七天。Harry,我在这里,我多么想念你。

有时在梦里,我恍然见到你,甚至听到你的声音,这声音埋藏在我的身体里,就像锁在海螺中的涛声,只要你愿意,它会在你耳边一直响起。

我想念你,Harry。有时我清扫房间,试图寻找一些属于你的物品,但我知道这个徒劳无用的,Steve他们一定清理掉了所有与你有关的物件。这间曾属于我们的房屋已经与你无关,所有的事情都已与你无关。

他们让我忘记你,Harry。

我做不到。

 

我记得那一晚,Tony靠在吧台上饮酒的模样。那是一场热闹的宴会,在一场刚刚结束的艰苦战争之后,Stark大厦人声鼎沸,音乐回荡在大厅上空,那些政治家、商业巨头还有陆军上将以及他们衣着华贵美艳动人的女伴们。他们谈笑风生,谈及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国家的兴衰起伏、彼此间的明争暗斗,甚至还后知后觉的谈论这场战争的建议然后恬不知耻的抱怨起复仇者给他们的财富造成多大的损失。令人恶心,不是吗,宝贝?

我站在那里,百无聊奈的倾听着Tony的高谈论阔,他身边总是时刻围绕着大群朋友,或许他们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他,也或许他们只是相信,只要能讨好他,只要说几句投机的话,金钱和好运就会自动滚入他们怀中。不,别误会,Harry,我崇拜Tony,只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让我厌倦。

 

那张战争如同一段怪异的幻象,即使它已经过去,那股厌倦依旧存在我的体内,让我无所适从。我曾告诉你,Harry,这场让所有人都精疲力尽的战争最初的起因只是源于邪神Loki和Thor一次毫无缘由的争吵。在我们相拥而眠的其中一个夜晚,我曾把这一切讲给你听,如t同讲述一个幼稚的笑话,而你只是微笑。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比我更清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你为此而来,而我选择追随你。

你走进这个会场,然后我第一次看见你。

多么奇妙,Harry。那么多人,我独独一眼望见你。你身穿整齐的西装,身形流畅,略显削瘦,你站在楼梯上,冷漠、苍白、典雅,你向我微笑,迫使我踏出震抖不安的第一步。

我认识许多喜欢穿黑色的人,但没有一个可以你那样穿的那样漂亮,却如同最浓烈的黑曜石一般,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你还有一张白如象牙的脸,漂亮的模糊界限,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描述。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男人的美也可以这样炫目,咄咄逼人,让人目不转睛喘不过气。

 

你知道吗,Harry,梵高在提奥的信里写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中,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我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在这个世上,我愿意为了很多人付出生命,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像你一样,只用一个微笑就让我愿意付出一切。

 

Nat很快就看出你接近我暗藏目的,但她看的不够犀利,她没有看穿你那疯狂腐蚀的灵魂。话说回来,我丝毫不意外,她从未深入接触过你,从未在海边聆听你亲口讲述的那些梦魇般的恐怖故事。在你那张不断开合的嘴唇中,整个世界跃然眼前。

你谈论着所有能当话题的内容,唯独对自己闭口不谈。

我从未询问过你的过往。因为我早已知晓。

 

那时复仇者和军方处于胶着状态。

在你出现之前,复仇者周围到处都是军方的人,监视无处不在,如同粘稠的空气般覆盖在我们周围,令人懊恼无比,却又无可奈何。我们知道政府对复仇者的担忧,没有人喜欢太过锋利的匕首,我们也知道军方正在准备某种对复仇者的控制措施,类似给野兽套上项圈,但我们不知道这个项圈将以什么模样出现在我们眼前。Nat和Clint曾三番五次潜入军方窃取计划,都以失败告终。这并不奇怪,复仇者早已暴漏在众人眼前,敌人太过了解我们,所有的手段都失去效用。

可是,你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如同一场及时雨。你替我们接触到了那个计划,这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难题,因为你本身就是军方的人。

 

我深知你的过往,Harry。

你出生在洛杉矶,你的父亲是著名的生化学家,你母亲因为生下你难产而死,你父亲因她的死而怪罪于你,再平常不过的家庭。时到今日我都在疑惑,Harry,你那疯狂而奇特的基因究竟来自何处。

在幼年时,你开始表露出超常的才华,但这没有让你的父亲亲近你,他对你深感恐惧,并且更加疏远厌恶你。在你十一岁,你父亲试图杀死你,资料上没有说明原因,我想这本来就是个无解的问题,除了你之外,没人能给出答案。总而言之,你父亲失败了,一颗钢芯弹准确的洞穿了他的头颅,那时你只是一个孩子,多么精细完美的操作。你杀了他。

 

你这样的人向来是军方的宠儿,Harry。在那群老家伙悠哉的混迹在这个繁华都市的时候,你们如同鬼魂般在黑暗里肆无忌惮,毫不介意自己被弄脏的双手。

在我对你提出那个请求时,你如此轻易就接受了,简直让我们意外。哪怕是从现在来看,若只是为了获得我们的信任,那你所冒的危险也超出了它应有的价值。

我们快速的做出了行动计划。整个过程顺利无比,Steve却并不开心,一点也不。在被质问为什么愿意帮助我们时,你给出的理由太过疯狂化、私人化。

“我喜欢看热闹。”你这样回答我们所有人。

那时我不懂,现在我才明白你的意思,Harry,那个答案真实无比:你是真的喜欢看热闹。

你说正因为生命何其珍贵,才更有孤注一掷的价值,去随时准备活着或者死亡。

 

Harry,我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回忆着每一个细节,你在灯火阑珊的街头流连忘返,你把每一次任务当成打发无聊的道具、迷恋与死亡处处擦肩的快感,浮华与混沌、欲望与权力,太多人都在泥潭里挣扎腐烂,你却把这视作游戏。

那张被架在空中的白色蛛网,漆黑的夜幕和闪耀的星辰,我们躺在半空,多么浪漫。我进入你的身体,不断的侵犯着它,你冰凉的手指揽住我的脖子,诱人的呻吟回荡在夜空。

“刺透胸膛是通往人心的最近之路。”

在急促的呼吸中,你曾这样对我说道。那时的我只顾着紧紧抓住你所带来的黑暗与温暖,抓住你细微的呼吸,抓住你胸膛的每一次起伏,这些已经足以令我沉醉,欲仙欲死。Harry,你个恬不知耻的小荡妇,那段回忆绝对火辣够劲,无论何时回想起都能让我战栗。

 

今天有罕见的暴雨,大量雨水冲刷着地面,没有人喜欢被地面上积水弄脏衣服,这条原本热闹的街道此刻如同一间死气沉沉的博物馆。

一整天,我躺在这张床上,我们的房间。地板上放着一些基本生活品,一面墙全是落地长窗,我建议用植物或者家具来填充这个空旷的过分空间,但你拒绝了,任由荒芜在这里膨胀。

这个地方沉默而疯狂,一如你本身。

我几乎记得每一夜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你半眯着那双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是正在消融的冰块,带着撩人的水气。你的微笑轻的像是清晨时分海边即将消散的雾,只要一闭眼,便再也看不见。

我记得清晨的阳光像细砂般散落,我总是在你之前醒来,因为我喜欢你睡着的样子,你毫无防备的睡在我身旁,洁白的面容就像天使一般。

但那终究只是假象。

我们有多少次肌肤相亲,你就有多少次在不注意时将刀刃抵在我的胸膛上。

事实上,你留给我的伤口仍然在隐隐作痛,Harry。这绝对是道致命伤,那一刀贯穿我的整颗心脏,我现在还活着,只是因为奇迹。你真的想杀了我,即使这样,我还是无法恨你,宝贝。

 

在你替拿到我们军方的秘密计划后,复仇者立刻行动起来。你提醒我们军方完备的措施,你告诉我们政府对军方的决定早已知情并给予支持。这些细节我无所谓,那时我只想与你在一起,我从来没有透露过与你的事,复仇者们或许不会赞成。

“聪明点。”你蜷缩在床上,笑着对我说,“正义,只是一个面具。如果非要带一个面具,我选暴力。”

“没有什么比人心更难捉摸。也没有什么比人心更易改变。”你说,还把我们正在做着的事称之为“徒劳无用”的努力。

“他们害怕你们。”你娴熟的抽了一口烟,“民众的意愿根本无关紧要,你以为一开始是谁批准这个计划的?那些老家伙根本不会对你们表示感谢,因为这些威胁......根本就无关紧要。他们有的是平息事态的手段。”

你咯咯笑着。让我给你讲述那场与邪神Loki的战争,你听的如此认真,你叫Loki变态,可你又好像很喜欢他。

这段对话过后的第三天,你背叛了我们。

 

12个小时以前,我把你的公寓翻了个底朝天。两把柯尔特,枕头下锋利的匕首,厨房里的半壶咖啡,几张银行卡,复仇者的资料,那身军服,电脑里还有一些没来得及销毁的数据,以及一本黑色封面的美国护照,照片上的你面无表情。

天哪,这就是最令我们意外的地方,你抛弃的那些在我们看来无非虚假的伪装,居然就是你最真实的过往。

多么漂亮的招数。Harry。最简单的手段,最精彩的效果,你如此孤注一郑,抛弃一切,只为取乐。

我看过你的任务执行记录,有时如同一个凌厉无情的杀手,有时又如同一个阴森诡谲的魔术师,渐渐的,我看出了这其中的规律,你早就厌倦。在那些你独自徘徊的日子,你一定寻觅许久。你只是想要舍弃什么,而非得到什么。

 

Harry,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小骗子。我细细的思索着我们的过往,你从未对我说过一句真话,而且大多谎言在我看来根本没有意义,可你就是习惯满嘴谎话。

我突然意识到,我所认识的那无数个你,狂暴的、偏激的、执着的、孤僻的、冷漠的、狂妄的,这其中可能没有一个是真的,又可能全是真的。

真是奇怪,Harry,你对我来说分明触手可得,但到手时却不过是你亿万碎片中的一片。

 

 

在一次任务途中,Clint接到了Tony的电话,Clint的脸色不断变幻,堪称精彩,我小心翼翼的询问他发生什么,得到的答案是Clint不遗余力的一记直拳。

你从我们这里拿走了魔方,一路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任何一个特工或者杀手能做到的事,你却做到了,你还顺手破坏了大厦的安保系统,如同一个淘气的恶作剧,Tony因此气的发狂。

我捂着脸站起来,目光涣散,浑身颤抖。

“见鬼。”Clint冷冷的打量着我,“你这样子真他妈丢人。”

我说出不话。亲爱的。我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瞬间变成痛苦的回忆。

Clint说神盾局已经派出人追捕你,但我直觉这是没有用的。你太熟悉这些玩意儿,结果我猜对了。你早已想好退路,这不容易,你肯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思考这个计划。

 

你真的是天才,Harry,难怪军方这样喜欢你。

你篡改了Oscorp的一种合成新型药剂的数据,把它放进那台加纳利设备中——我甚至还记得我给你介绍它时你欢欣的表情,如同一个孩子发现新的玩具。

你合成了一种精神毒剂,并让那台大型设备轰鸣了整晚,制造出了足以覆盖小半个城市的药物云雾。

我从未目睹过这样恐慌的场景,哪怕是复仇者,也没有人面对过这样纯粹而又混乱的暴力场面。Oscorp的雇员从电梯里蜂拥而出,大家奋力追赶,制造了无数踩踏事件。警察在大街上和居民开火,因为两队人都深信对方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尸体高高堆叠在路边,到处都是拥作一团拼命撕扯的人群,哀鸿遍野,那种声音是纯粹因为极度的绝望和痛苦而暴发出的剧烈呐喊,一种能一直延续到天国的呐喊,没有哪个正常人能发出这种嘶喊。

你合成的这种毒剂,能迅速的使人产生猜疑与杀人倾向的狂躁症。

事情一直持续到凌晨才平息,我不知道那一晚死了多少人,Harry。那些活下来的大部分人都遭受了永久的脑损伤。

“是Harry。”在事情结束后,Steve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对我们说道,我甚至不敢告诉他是我告诉你这个算法和这台机器的存在。

 

你成功了,Harry。如同一个幽灵般凭空消失,很久之后我们才知道,你把魔方交给了Loki。

关于你何时遇到Loki,又为何追随他,我们之中没有人知道头绪,我彻彻底底的明白,但却永远不会说出来。

我想追随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理由。

你在Loki的身上看到的那种惊人的美,我也曾在你身上看到。无关容貌,那种美来源于凌驾一切的力量,是一种能令众生拜服的美。

当你为着那威严的美而深深沉默时,命运就已注定。

你追随他,并非因为他本身,而是透过他所看见的崭新的、从未见过的未知世界。

哪怕接下去的路以鲜血和死亡铺筑。

 

在你消失后的一个夜晚,我最后一次看到你,Harry,虽然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那晚我杂乱无章的在城里游荡,企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我想参加派对,我想好好玩一次。我走了三四个街区,逛过很多地方,蠕动的人群、灯火酒绿,我在走进那里的瞬间就明白,这不是我想寻求的感觉,我想寻求的只是你、或者忘记你。

最后我随便挑了一间俱乐部走进去,无论如何,我还是打算把自己灌醉,来拯救这个糟糕的夜晚,我坐在角落里,喝到第九杯的时候,我看见了你。

你穿着黑色的皮衣,唇角微微勾起笑意。那时我已经喝的太多,脑子都快被酒精烧焦,奇迹的是,在那种状态下,我做出了认识你以来最为明智的一个决定。我知道是时候让一切结束了,我对你做出了最让你出乎意料的反应:转过头重新给自己点了杯酒。

 

你报之以匕首般的眼神,转身离开了半个小时,又再次回来。

你带着邪恶的优雅步步逼近,我告诉自己要逃开,但却如同被钉在原处般动弹不得。你走过来,嘲弄的看着那个依偎在我臂弯里的女孩,蓝色的眼睛里绽放出骇人的光彩,那股侵略性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那个不认识的女孩很快钻出我的臂弯,消失不见。我望着你的双眼,第一次感觉到在那艳丽漂亮的外表下,你锋利如同淬毒的刀锋。

“抱我。”你站在我面前,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傲慢对我说道。我忘记了当时自己的反应,只记得你扬起的那个昳丽微笑以及那里面包含着得刻骨的痛恨。

“什么废话也别问,Peter,就只是抱紧我。”你命令道。

 

那一刻我反应过来,我做了你最讨厌的事。我无意间窥视了你的软弱,然后又转过头,视而不见。

即使是你,Harry,即使你再怎样异质、不正常,即使再怎样缺乏人性,单一而疯狂的追求着强大与乐趣,但从本质上来说,你依旧与我们一样——满身弱点。你只是太过寂寞而又不懂寂寞,你依然渴望爱情,哪怕你不懂它。

我知道了,这不是一个意外,你出现在这里,冒着被抓到危险,就是为了找我。

 

在我们回家的路上,在某条不知名的巷子中,“婊子,婊子。”我记得我把你按到那面冰冷的墙壁上时,咧嘴笑道,“你玩的把戏真棒,真他妈精彩。”我粗暴的扯下你的长裤、内衣,强暴般侵犯着你的身体,“我爱死你了。”我在你耳旁低语。

你微笑着,或者说用一种可以称之为微笑的表情说道,“我不会爱,也不渴求被爱。”

“如果有人爱你呢?”我大笑,狠狠的冲刺着。

“我会斩断它。”你说。

然后你说到做到。真他妈狠。

你留下的那道伤让我在一种奇怪的悬浊液里昏睡了三天才勉强捡回一条命。我醒来后,Clint幸灾乐祸的告诉我Steve简直被我气疯了,他说他从没见Steve发那么大的火。

Harry,即使你凭空消失,你依旧有本事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

 

现在天黑了,Harry,你画在天花板的彩色小鱼窜来窜去,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荧光,我眼前色彩乱飞,这个完美而真实的幻象是你留下的唯一东西。

在渐渐坠入睡梦的过程中,我知道昨天为止的夜晚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我想到关于你的一切,仍旧觉得怪异而惊恐。因为在这一切发生后。我却更加爱你。

 

 

评论(3)
热度(155)

© 海想 | Powered by LOFTER